羽毛球场上的达尔文主义


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,这是进化论的核心内容。在人类环境中,也存在局部的选择与生存问题。赢了,就有资格;输了,就没有机会。体育,无疑是达尔文主义最具表现力的一个领域。

羽毛球场上的优胜劣汰带有自然选择的严酷性。

无论业余或专业,你去打球,必然有输赢,你若说“完全不受输赢影响”,那是假的!只要你到了球场上,就是想赢。

然而,羽毛球的竞技规则决定了“有一个赢必定有一个输”,所以,每个人都难免经历失败。对于业余选手来说,那种失败的痛苦也许不是很深、很强,但对于一个职业选手来说,失败是刻骨铭心的。人,不可能一出生就一路顺风,一路成功,失败是常伴左右的,所以,职业选手们从小就经历过无数次那种“精神折磨”。他们在心理上有一种异于常人的“胜负观”。既成熟,又简单。

.

作为业余人士,我去打球也会经常面临输球,最开始的心理状态是淡然的:因为初期的你根本没有机会赢球。后来,随着技术水平的提高,渐渐有了赢球的机会,于是,就开始新的展望,开始期待胜利,但是,还不能平静地看待胜负。

赢了特别高兴;输了特别沮丧——因为你对胜利的渴望变强了。

我最近的这种情绪变化,教练也发现了:一种急迫的渴望胜利的心态。教练说,找合适的对手对抗是比较明智的,正确看待自己的体能和技术实力,正确看待输赢。在势均力敌的较量中,找出自己的优势和劣势,弥补不足,发挥特长。

还说,他不会去跟林丹拼羽毛球成绩,原因就在于此。

我觉得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项,教练在别的领域有强于林丹的地方,他只要把他的擅长最大限度发挥出来就是成功。

.

教练说:“你这不是挺明白的吗?”

道理明白,然而我却控制不住在羽毛球场上对赢球的渴望。打球就是想赢。

想尽千方百计去赢。

体育有个特别好的地方:用看得见的方式和看得见的规则去赢。不像别的圈子,有各种灰色地带,有各种幕后操纵。体育明明白白,它的规则是清楚的,输赢是清楚的,择取是清楚的,优劣是清楚的,无需辩白,只要拿出实力、用行动说话!

我喜欢羽毛球,就是因为这种清晰感。

人,总是希望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一些什么。在进化的历程中显现自己的一点点能量,在进化的历程中刷一下存在。吾心亦然:希望在一个有规则的世界赢取属于自己的胜利和荣誉。

.

我会一直赖在羽毛球上的。

(这是达尔文没有想到的吧!)